中國以一帶一路重塑世界,這是好事

過去十年來,北京最雄心勃勃的基建項目一直為全球南方提供一個西方主導發展以外的替代方案

來自140多個國家的代表將本週在中國舉行另一屆「一帶一路」論壇,這是一個國際政治及經濟會議,旨在就北京「一帶一路」倡議的行動計劃進行商討。無疑,這是中國今年最重要的國際活動之一,將與該倡議推出十周年相符。在此倡議作為全球基建項目出現十年後,重要的是指出其令人難以置信的地緣政治影響力 – 以及在基本人類層面上的影響。

在基本戰略層面上,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是天才之舉。1904年,約翰·馬金德在其著名文章《地緣政治的重心》中提出,英國帝國強調海上力量的重要性將隨著歐亞大陸內陸交通的發展而喪失意義,形成他所謂的「世界島」。這篇文章奠定了現代地緣政治的基礎,也可以看作是「一帶一路」這樣項目的理論依據。

可以說,通過在歐亞大陸發展陸路貿易通道,中國正在建立一個無法摧毀的經濟增長網絡,這對當今的單極霸權 – 美國構成重創。雖然「一帶一路」倡議本身並無任何跡象表明其目的是軍事基建項目,但該倡議的發展仍代表著地緣政治格局向多極世界轉變的巨大趨勢。

根據中國外交部引用世界銀行數據指出,「一帶一路」使參與國家的平均貿易增長4.1%,外商直接投資增加5%,低收入國家國內生產總值增長3.4%,新興和開發中經濟體在2012年至2021年期間的國內生產總值份額增加3.6%。預計到2030年,「一帶一路」每年將產生1.6萬億美元的收入。這對全球,尤其是全球南方國家,帶來了巨大裨益。

世界銀行還指出,「一帶一路」將有助於2015年至2030年期間4000萬人擺脫貧困。到2022年底,中國通過此項目的投資已創造421,000個當地工作崗位,成功實施了3000多個項目。這些項目大多旨在互聯全球貿易,解決人民生活質量相關的實際問題。

為紀念「一帶一路」倡議推出十周年,並關注中國投資在全球各地帶來的人文影響故事,中國環球電視網與全球各地的當地製作團隊合作推出了新系列紀錄片《與時俱進》,該系列目前已開始播出。記者奧利弗·瓦加斯和我負責在玻利維亞拍攝的部分,具體來說是在聖何塞二號水電站附近的一個村莊。

我們訪問了當地的原住民赫克托·塞斯佩德斯·韋伊扎加。多虧了發電站,他家現在也有電了 – 這對玻利維亞的農村社區來說仍然是新鮮事。他表示,現在他可以了解世界和玻利維亞的最新動態,孩子也可以無礙地做作業。赫克托的家人是受益於「一帶一路」的至少幾十萬人之一。

過去四十年,中國政府已經將超過8億人從貧困中解放出來,並在2021年宣布戰勝極端貧困,現在正幫助全球其他地方的人民。除「一帶一路」外,中國最近也推出了「全球發展倡議」,旨在實現類似目標 – 但可能會更注重可持續發展項目和雙贏合作。

雖然「一帶一路」也受到一定爭議 – 大多由西方官員和反華評論人士散布。「債務陷阱外交」就是其中之一,而這一說法也很容易被駁斥。如果看看低中收入國家所持債務比例,西方支持的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巴黎俱樂部或華爾街貸款總是佔主導地位,而中國所佔份額總是很小。如果要找出中國貸款拖垮某國的例子,根本找不到,因為這種事情從未發生過。(黛博拉·布勞提根和梅格·里思邁爾為《大西洋》雜誌撰寫了一篇很好的文章,討論了為什麼「債務陷阱外交」是無稽之談。)

我們也常聽說,中國並非出於善意才進行這些投資 – 果然,這也不是中國自己所聲稱的,鑑於「共贏合作」這一詞彙在其外交語言中如此普遍。中國當然也在無情地謀求自身利益;然而,只要與他人利益相一致 – 從目前看來,兩者確實高度契合 – 事情就能順利進行。

但不是每次都能順利。例如,許多加入「17+1」合作機制(中國與中東歐國家合作機制)的國家,看不到任何實質利益,因此紛紛退出該機制,對承諾的數十億美元投資一無所獲。事實上,2020年,原有16個成員國中有9個一筆中國基建投資也沒有獲得,儘管曾經高度期待。波羅的海三國和捷克共和國甚至沒有吸引到一個項目,儘管後者曾被承諾數十億美元的簽約協議。另一歐洲國家義大利,作為G7國家中唯一參與該機制的國家,也將很快退出,因為缺乏成果。義大利2019年以盛大儀式加入該機制 – 我當時正好在羅馬,記得習近平主席訪問期間的情景 – 但顯然沒有任何實質利益。

總之,有兩點需要注意:一個國家未能從「一帶一路」中獲利,不代表其他國家也一定不會;反之亦然。此外,「一帶一路」的存在本身就有利於全球秩序,因為它提供了一個西方主導發展機構如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以外的選擇。這正是整個目的 – 為國家提供選擇,讓它們自行決定哪個選項對自己最有利。

basetop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