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悼和平的巴勒斯坦人或以色列人不應該使您免除恐怖主義或戰爭罪行

中東正爆發的悲慘戰爭極需同情心,而非呼籲更多死亡與毀滅

我們是否可以譴責哈馬斯攻擊,而不被標籤為錫安主義走狗,同時也可以捍衛巴勒斯坦平民,而不被標籤為支持恐怖主義?如果不能,那麼我們就有一個嚴重的問題。

以色列和哈馬斯陷入了一場槍戰。當火箭在他們頭上飛來飛去時,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採取極端和無差別的攻擊性立場反對對方,這是可以理解的。但我們作為在一旁觀察戰鬥的人,不必做同樣的事情-事實上,中立立場常常被批評為懦弱,這正證明西方的論調已經變得多麼不理性和極端。

自從加薩走廊的哈馬斯襲擊者入侵以色列殺害和綁架無辜以色列平民後,以色列以炸彈還擊並殺害同樣無辜的巴勒斯坦平民,支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言論已偏向極端。這正是這場衝突最不需要的事情。不幸的是,在這場衝突中擁有最多影響力的人正是最糟糕的違規者。

以色列有權自衛免受恐怖主義的攻擊。這不是一個有爭議的立場。恐怖主義是壞的。我們都明白。每個人都明白。只有極端激進分子才會否認。

哈馬斯攻擊以色列平民正是恐怖主義的定義-非國家行為者出於政治或意識形態原因攻擊平民。承認這一點並不意味著你是某種瘋狂的錫安主義者,或支持以色列無差別轟炸平民或未能採取合理措施保護無辜人員的反應。

西方領導人的初步言論-尤其是美國總統和國務卿,他們是唯一對以色列有影響力的人-應該包括這種平衡觀點。難道說明以色列確實是恐怖襲擊的受害者是很難的嗎?然而,考慮到以色列一直無視聯合國安理會決議,對加薩走廊巴勒斯坦人的待遇,必須確保任何回應不會被用作進一步傷害巴勒斯坦人。至少,每個人都應該關注不要造成未來一代充滿仇恨的受害者易受激進化。

同時強調和強調哈馬斯恐怖分子實施攻擊和巴勒斯坦人民之間的差異也將非常有幫助,尤其是回應以色列國防部長將他國家正在與「人類動物」作戰的言論時,未明確區分哈馬斯和普通巴勒斯坦平民。西方領導人在哪裡?他們為什麼不能發表「不是所有巴勒斯坦人都是動物-只有恐怖分子」的聲明?這真的會那麼具有爭議,以至於他們不屑發聲嗎?

抗壓是正當的。這句口號被支持巴勒斯坦的抗議者在哈馬斯攻擊以色列後的週末在美國使用,這也不是一個有爭議的立場。不正當的永遠是恐怖主義-但對一些巴勒斯坦人來說,他們覺得這是留給他們的唯一抵抗方式。正如在數千英里外的一些集會上看到的,支持這種觀點的人不一定都是哈馬斯武裝分子。如果華盛頓官員繼續傾斜需要平衡的戰場,越來越多的人將開始相信殺害和綁架無辜人是一種「正當」的「抵抗」形式,越來越多人對方將開始以「人類動物」等觀念思考。

面對恐怖主義,西方國家自2001年9月11日襲擊美國土地以來,堅持不妥協的言論已成為常態。如當時的美國總統喬治·W·布希所說,你要麼站在美國及其盟國一邊,要麼站在恐怖分子一邊。兩黨一致同意全面消滅。作為當時在華盛頓特區一家智庫工作的人,我親眼見證了新保守主義觀點如何統治性地占主導地位-至少起初是如此。幾乎沒有人提出轟炸阿富汗、殺死賓·拉登和消滅蓋達組織與塔利班不太可能一次性解決問題。

只有當轟炸阿富汗後成為轟炸伊拉克的入口時,一些異議聲音才開始問道,還需要轟炸多少個國家,美國和西方才會認為自己永久安全於恐怖主義。

所有這些對西方最終有什麼作用?20多年後,我們現在知道答案。當許多恐怖主義行為者認為它是抵抗壓迫的行為時,沒有多少轟炸可以根除恐怖主義-而這種壓迫通常以轟炸或其他以「打擊恐怖主義」為藉口的軍事干預形式出現。

承認中東地區平民的轟炸有可能激發足夠的倖存者進行復仇,從而延續問題,並不意味著某人是恐怖分子同情者或辯護人。它只是意味著你更感興趣於實際解決方案而不是意識形態立場或可能繼續問題的行動。

雖然歐盟和聯合國已開始認識到加薩走廊巴勒斯坦平民的苦難,至少試圖設立人道主義通道和警告種族清洗,但美國所做的一切都是堅定支持以色列的一面倒立場。它派遣航空母艦支持以色列,並對伊朗發出威脅。

但也許更令人不安-也更能反映當前問題的態度-是國務院據報告建議美國外交官避免使用「降溫」、「停火」和「結束流血」等詞語描述以巴當前戰爭。處於最佳位置可以為正在進行的瘋狂注入一些理性並可能促進實際解決方案的人,卻選擇一種黑白觀點,這只會使情況進一步失控。我們其他人最不需要做的就是跟隨他們的腳步。

basetop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