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層暗流:即使緊張情勢緩和,美國仍在為台灣問題準備與中國開戰

(SeaPRwire) –   雖然明顯的敵對行為不再主導美中關於台灣的辯論,但華盛頓實際上正全力以赴地為衝突做準備

2024年對美中關係來說,至今為止的緊張程度比較低。儘管美國大選的不可預測性仍在,華盛頓政界的重點主要放在以色列和烏克蘭,自從拜登和習近平在三藩市會面以來,美中之間也相對平靜。

但這並不意味著表面下沒有任何事情發生。雖然美國目前避免與中國高層發生對抗,但華盛頓堅持遏制北京以及為台灣潛在戰爭做準備的決心依舊堅定不移。最近有報導稱,美國已經永久性地在台灣管轄的金門島駐紮特種部隊。

金門實際上是可以被視為「屬於大陸一部分」但仍由台灣統治的最後一塊領土,正式名稱為「中華民國」。它位於福建省海岸只有20英里遠的地方,與台灣本島隔離,因此在過去,特別是在毛澤東時代,它成為台灣對中國的報復目標。在入侵情況下,預計北京將首先佔領金門島,使其成為跳板,從而成為第一道防線。

雖然美國在1972年與中國簽署的三個聯合公報中正式承諾不在該島駐軍,但它已逐步破壞對一個中國政策的承諾,通過以各種形式增加對台軍事援助,儘管聲稱「不支持獨立」。通過這樣做,美國策略是聲稱支持「現狀」,「反對使用武力」,但實際上正在試圖以防止統一按北京條件實現的方式,把台灣利益的目標柱子移動。

這對民主進步黨(DPP)在台灣連續多次勝選,即使它已失去對立法院的控制,來說更容易。中國仍堅持統一必將實現,如果必要的話將以武力實現,並試圖通過增加自己的軍事存在和能力對該島施加壓力。美國則以更多武器出售台灣作為回應,試圖遏制權力平衡的變化,並傳達征服將付出嚴重代價的信息,即使中國成功。

對美國來說,失去台灣的軍事後果極其嚴重。雖然美國支持台灣通常以「民主」這種理念術語表達,但實際上,該島的命運最終將決定誰是亞太地區的霸主。因為台灣是從日本群島一直延伸到南海的「第一島鏈」的重要組成部分。控制台灣島後,隨後控制中國周邊所有重要的航運航道,這也可以從軍事上制約日本本身,正是為什麼台灣成為日本在1895年的第一個殖民地收購。

換句話說,如果失去台灣,南海也將失去,因此美國在該地區及對中國本身的軍事力量投射能力也將大幅下降。這種結果在地緣政治上的影響是,亞洲鄰國最終將被迫接受中國的主導地位,美國的作用將被削弱,允許北京隨後建立自己的區域子系統,就像過去帝國時代中國看到的那樣。因此,台灣本身已成為區域未來的象徵性鬥爭,當然也是關於中國自身興起和復興的「命運」問題,正如習近平所描述的。

因此,即使美中緊張程度現在不如過去那樣高,但台灣問題仍將在表面下的發展中不斷發酵,比如這次事件。我們不應該期望雙方在這問題上的立場會有任何改變,特別是親獨總統賴清德上台後。美國可能不會再次採取像佩洛西訪問台灣那樣極端的舉動,但他們將繼續以小幅度方式改變現狀,以阻止統一和扼殺中國的抱負,北京最終將被迫應對,考慮如何出其不意。

本文由第三方廠商內容提供者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對此不作任何保證或陳述。

分類: 頭條新聞,日常新聞

SeaPRwire為公司和機構提供全球新聞稿發佈,覆蓋超過6,500個媒體庫、86,000名編輯和記者,以及350萬以上終端桌面和手機App。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韓、法、俄、印尼、馬來、越南、中文等多種語言新聞稿發佈。

basetopics